歡迎光臨華夏管理培訓網![免費注冊][會員登陸] 今天是:

“中國制造”的美國遭遇

時間: 2019-09-23點擊:351

與中國貨有關的產品安全事件今年來被密集地提及,有學者認為“很難相信背后沒有任何政治原因”
   “當中國食品安全問題如洪水猛獸般吞噬越來越多人的信心時,我們不禁要問,到底什么是‘安全’?……
    如果兩國在商品質量和食品安全方面沒有相同的技術標準,其結果就是誰也弄不清楚這些進口禁令是真的與安全問題有關還是政治在作祟”——全球最大肉制品公司美國泰森食品公司副總裁兼中國區總經理James M·Rice在《華爾街日報》上撰文
    2007年5月3日,紐約史泰登島,華裔居民李默在紐約時報上看見了含有毒添加物的寵物食品原料造成寵物腎衰竭死亡,而中國方面已經拘捕有關公司負責人的報道。他剪下那篇報道,貼到冰箱門上——他有一只漂亮的波斯貓,叫蒙娜麗莎。
    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在之后的數個月中,關于中國產品和食品安全的報道愈演愈烈,涉及的產品從寵物食品、牙膏到玩具,占據了主流媒體的重要版面和新聞時段,成為最熱門的話題之一。
執業牙醫王醫生的驕傲
在美20年,看著中國貨從售者寥寥到逐漸覆蓋日常消費品市場。他認為中國產品被批評是好事
    沸沸揚揚的中國產品質量事件,并沒有讓19年前來自上海的李默有任何擔心。他照舊在結束工作之后,經過紐約市的地標建筑物——原格林威治儲蓄銀行大樓,2001年,這座具有77年歷史的大樓已經被中國電器商海爾買下,變成了海爾的辦公大樓,《紐約時報》報道了這個標志性事件。李默堅持認為海爾一定會成為電冰箱和空調的霸主,正如日本公司在20年里統治了這里的電視、音響和轎車市場一樣。這個夏天他留意到海爾的空調便宜而安靜,最便宜的一款只要89美元,約合人民幣700多元。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不管美國人如何指責,他們早已經不能離開中國制造——遍地都是“九九店”(大部分貨物標價99美分的生活雜貨店),就連曼哈頓中城都有幾家,這些商店是美國中下階層的民眾解決生活所需的重要地點,其中絕大多數貨物來自中國。
    當住在美國西海岸的舊金山灣區城市Fremont的執業牙醫王醫生照例給病人送上一支牙膏作禮物的時候,那位白皮膚的客人猶豫了一下:“請問這是在中國生產的嗎?”王醫生才發覺,“中國制造危機”也影響到了自己。
    讀牙醫博士之前,王曾經在食品公司的研發實驗室做研究員。“美國的食品法規非常繁多而細致,因此即便只是在實驗階段,如果其中一種原料不合格,我們會對用到的所有原料棄之不用,以避免風險。”“要知道,美國人對食物安全比中國人敏感得多。而且,人家并不是對中國食品嚴厲而對其他食品不嚴格。”他提到去年年底美國發生過連鎖餐廳TACCO BELL的蔬菜攜帶大腸桿菌的事件,同樣引起全社會關注。
    王醫生到美國21年了,在他剛到不久,1990年左右,正值日本車開始占領美國市場。當初,輕便便宜的日本車以載重和爬坡能力差而聞名,被稱為“rice burner”,意思是燒稻米才能驅動的車。相比起那個時代,他認為現在對中國產品的批評反而更少歧視色彩。
    日本車從被譏笑而走向市場主流,因此王認為中國產品被批評是好事。在美20年,他看著沃爾瑪取代KMART,成為零售業霸主,而在這個過程中,中國貨從售者寥寥,逐漸覆蓋日常消費品市場。“我是很驕傲的。人家對你提出新標準,就滿足他,我們才能越做越好。”
喧囂中的“中國恐慌”
“在中國食品恐慌中有種族主義的氣味。”“‘安全標準’并非只是關于安全那么簡單,它可以為保護主義開啟一扇后門”
    密歇根大學博士張候選人很難相信一系列中國產品的質量危機背后沒有任何政治原因:“中國產品不是今天才開始在美國的,為什么今年才鬧起來?”
    傳媒傳遞給美國人的中國刻板形象讓張很不悅:“連我們學校講授全球化和勞動課程的學者,都會一說起血汗工廠就是中國——似乎完全不反思傳媒再現的是不是真實的全部。”在給密歇根大學學生上類似課程的PPT中,她提到美國勞工部的數據——“美國的制衣工廠50%以上是血汗工廠,可他們為什么只對渲染中國的血汗工廠有興趣?”
確實,美國消費品安全委員會的記錄顯示,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玩具出口國,中國的產品(其中廣東出口額占68%)早在2004年就占美國召回兒童用品的45.7%(美國本土生產的也占22.9%);幾乎每星期都有一款中國生產的兒童用品被美國召回。美國市場上的玩具大都從中國進口,美國玩具行業的大部分工序也已經轉移到了中國。這并非新鮮事,大多數被召回的產品也尚無傷害記錄。
    但只有在今年上半年,美國媒體才密集地跟進任何一件中國產品相關的事件。一時間,關于中國市場企業倫理缺乏喪失、監管機制缺席的報道隨處可見。更多的報道提及中國國內消費者權益狀況,很多在國內人盡皆知的食品和藥品質量安全事件被密集地再次提及。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很多媒體擔心中國的危險食品供應鏈“污染”全球市場。
當然,媒體并沒有停止尋找美國國內的原因。《華爾街日報》的深度調查指出,中國被召回的兒童飾品中的超量鉛成分,有一部分正是來自西方國家傾倒到中國的廢棄電腦和其它電子產品。
    然而,恐慌在蔓延。美國寵物食品協會指出,許多寵物主已告訴寵物食品公司,不會再買任何含中國原料的寵物食品了。在FDA6月宣布中國進口的一些海產品含有違禁物質后,紐約的Fairway 超市聲明自己沒有任何海產品來自中國。而美國最受歡迎的育兒雜志《養育》甚至詳細地列出對策,教父母們如何從不同年齡的孩子那里拿走有含鉛的玩具而不引起孩子的創傷,并對孩子可能已經受到的健康影響作進一步處理。
華裔流行文化評論者JEFFYANG不得不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評論抗議:“在中國食品恐慌中有種族主義的氣味。”
    面對經濟奇跡和監管危機并存的中國,媒體似乎表達了某些群體猶疑不定和焦慮。商業周刊網站干脆對于中國經歷的“成長的煩惱”進行討論:“腐敗、環境問題、產品安全會危及中國經濟奇跡嗎?”“總的說來,中國能很快地做上‘大買賣’并不意味著它能令產業規范化,令它們安全、環保、重質量、誠信。任何一個問題都可能膨脹,給經濟奇跡灌下一劑冰冷難吃的藥——中國有1.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一個健康的貿易盈余……確實,腐敗、污染及惡劣的工作環境是經濟奇跡上面的一片烏云。但是讓我們面對事實:美國也和同樣的問題斗爭了幾十年,它們并沒有引致任何全面的經濟災難。”
    這些似乎都可以歸結到一個問題:中國到底是一個勁敵,還是伙伴?曾經出書教美國人如何到中國大陸賺錢的作者Jeremy Haft則在《華爾街日報》上動員美國人從這些質量事件中重新思考美國的長處:“蜂擁而至的產品召回事件不僅表明中國并不是讓我們心生畏懼的制造強國,也讓我們看到了美國的優勢……中國的崛起不會令美國隕落。美國企業應該拿中國的發展為我所用,同時發揮自身優勢……”
    6月28日,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發布警告從即日起在全國范圍內自動扣留檢驗來自中國的4種水產品,廣東湛江的對蝦遂大受影響,出口量大減。7月13日,中國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宣布,包括美國泰森食品公司(Tyson Foods Inc。)在內的7家美國公司的肉類因污染而暫停進口。這家全球最大肉制品公司副總裁兼中國區總經理James M·Rice在8月下旬《華爾街日報》上撰文說:“當中國食品安全問題如洪水猛獸般吞噬越來越多人的信心時,我們不禁要問,到底什么是‘安全’?這并非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問題,衡量安全性的標準往往因為國與國之間的差異和諸多理由而千差萬別。與此同時,‘安全標準’也并非只是關于安全那么簡單,它可以為保護主義開啟一扇后門……雖然進口中國商品的確存在一些安全衛生問題,但通過對標準內容進行技術性討論而不是政治爭斗來解決此類問題會好得多。最理想的辦法就是兩國在商品質量和食品安全方面采用相同的技術標準……不這樣的話,其結果就是誰也弄不清楚這些進口禁令是真的與安全問題有關還是政治在作祟。”
“正當其時”的中國產品事件
大選在即,“在美國,這些健康憂慮進入政治層面。”“在兩個主要政黨眼里,貿易保護主義不再是什么臟詞”
    張認為已經開始預熱的大選是一個重要因素,民主黨與工會的結盟讓他們必須對工作外包影響就業等議題保持主動,而共和黨——“食品安全與貿易的問題若能轉移對伊拉克問題的關注,也不是壞事。”
    跟張持相同觀點的有英國獨立報:“在美國,這些健康憂慮進入政治層面……在美國,修理中國似乎用政治才是好辦法。最近的美國民調顯示超過50%的受訪者聲稱他們把中國視為國家的敵人。”(只有28%的人認為中國是盟友)。
    同樣,英國《金融時報》認為:“各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圍繞中國進口食品的健康和安全恐慌,來放大自己的呼聲,他們呼吁在從貿易到人權等各個問題上,對中國采取更為強硬的立場。民主黨人正尋求利用很多美國人日益加深的焦慮,他們擔心制造業就業崗位眼看著被中國奪走,以及美國對中國巨大的貿易逆差。”
    在8月中旬由美國勞工組織——美國勞工聯合會及產業工會聯合會(AFL-CIO)主持的民主黨總統辯論中,紐約州參議員克林頓希拉里說:“我不想吃來自中國的劣質食品,也不想讓我的孩子們玩那些會使他們生病的玩具。所以,今后讓我們更嚴格地對待中國。”在美國美泰公司(Mattel)產品召回事件發生之后,希拉里在致布什總統的一封信中,敦促他在多年來削減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和其它聯邦監管機構之后,提高安全檢查標準。
    “希拉里無疑是非常有策略的,那對她無疑非常有利。她的策略是把自己塑造成有母性的候選人,保護兒童和家庭,來爭取女性選民。這個食品和產品安全事件對于她正當其時。”張說。
    民主黨主要候選人全都承諾在對華貿易談判中采取更為進取的立場,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令人民幣升值。民主黨人認為低廉的人民幣增加了出口的吸引力,造成了美國2326億美元的對華貿易逆差。
    盡管在民主黨上次執政的克林頓時代,政府是自由貿易的捍衛者,但民主黨這次大選則表現出明顯的保護主義傾向。希拉里和她爭奪民主黨提名的主要對手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聯合倡議立法,對中國產品施行懲罰性關稅,希望中國政府停止所謂的“貨幣操縱行為”。而后者和另一位角逐侯選人的愛德華茲則主張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重新談判。
    事實上,二甘醇牙膏和污染的寵物食品事件引起的恐慌,在本來就集中了無數的反華議案——包括公然抨擊中國操縱貨幣、違法補貼傾銷行為,違反知識產權保護法規等——的國會山,為反華情緒推波助瀾。
    7月底,美國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以20:1通過一項法案,要求財政部每年兩次提交報告,指出各貿易伙伴國匯率是否存在根本性的偏差而沒有調整;同時允許財政部對被認定操縱匯率的國家實施反傾銷懲罰。這項議案遭到財政部和總統的反對。紐約時報對此的評論是:“看來在兩個主要政黨眼里,貿易保護主義不再是什么臟詞——尤其是大選在即的時候。”
    “相比之下,美國真正負責質量管理和貿易談判的行政部門表態反而相對理性、平和。”中國商務部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說。他舉例說,如美總統布什7月18日決定設立“進口安全部際工作組”,美國副貿易代表巴蒂亞稱,上述工作組所采取的保證進口產品安全的措施將符合美國應承擔的國際貿易義務,不會影響國際貿易的開展。雖然巴蒂亞在講話中沒有明確說明美國應承擔什么國際義務,但TBT協定要求WTO的成員保證其保護人類健康和安全的相關技術規定不要超過必要的限度。而7月18日,白宮發言人斯諾在例行記者會上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布什總統設立的進口安全工作組不是專門針對中國的。
    而美國食品與藥品管理局(FDA)助理局長艾奇遜(David Acheson)則表示:“中國是美國最重要的進口國,相對于從中國進口的產品數量和種類來說,出現問題的概率自然會高一些。這不是說中國的產品不好。”
“沒有中國制造的一年”
美國一個中產階級家庭的親身體驗:“在技術上,你可以,但你的生活會失常。我們度過那年幾乎主要是靠運氣……”
    盡管讓全家狼狽不堪的“沒有中國制造的一年”早已隨著2005年的圣誕節成為過去,記者兼作家邦喬妮(Sara Bongiorni)卻尋找了一個很合適的時間點——2007年6月29日——出版了她的新書《沒有“中國制造”的一年》。當中國制造隨著“危機”二字成為熱門話題,她也可以登上《新聞周刊》、《外交政策》這樣的著名媒體來談她不愿意再經歷的那一年,順便給書做廣告。
    在2004年圣誕節后兩天,邦喬妮突然對平時接觸的那些經濟數據背后的生活有了實驗的興趣:“這不是抗議或什么有政治意味的事情;我只是想知道美國一個中產階級家庭能否一年不用中國制造的商品。”
    這仔細勘探商標信息的一年過去以后,她的結論是:“在技術上,你可以,但你的生活會失常。我們度過那年幾乎主要是靠運氣……有些東西似乎只來自中國,一年不用它們就影響很大。”
    她發現最顯眼的中國產品是玩具、電視、手機、工具、燈飾、運動鞋、T恤。有很多東西只有“中國制造”可選擇,迫使她放棄使用。人們繼續把中國商品和贗品、廉價貨聯想到一起,但很多高端的產品也是中國制造:“當你擔心(美國人)失業、勞工權益和環境問題,你會更容易看到對華貿易的負面。但我也重視另一面:獲得價廉物美的產品。”
    而對于近期熱點安全問題,她有些困惑:“因為(大約80%的玩具)都來自中國,因此當問題出現,問題來自中國的幾率就大。我們真的依靠政府和制造商更大系統級的檢查,我們不能自己對產品進行安全檢查。”
    面對活躍的對外貿易,誰能規范美國的玩具生產者?TIME雜志提出這個問題。《紐約時報》指出,監管美國食品八成的食品與藥品管理局(FDA)檢經費約一千萬美元;而監管美國食品僅二成的農業部,其肉類檢驗經費卻高達一億美元。其直接結果是:在最新統計的2004年,農業部監管食品使消費者致病案有2300件;而食藥局監管食品致病案卻高達10300宗。
    經費充裕的農業部派人駐廠就地監管;而人力嚴重不足的FDA只能抽查商品,美國進口食品抽查率僅為千分之九,逾八成食品幾乎是自動入關。與此同時,美國進口食品和藥物2006年達到了900萬批,比14年前暴增九倍。面對大批涌到的食品藥物,經費嚴重不足的FDA抽查率不增反減。
    抽查法對美國食品大企業相當有效,然而對來自全球二百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三十多萬家食品出口商,這種全靠威懾力的抽查法,難以阻擋追求短期商業行為的小廠商知法犯法。
    此外,負責防范消費品安全風險的獨立聯邦監管機構消費品安全委員會CPSC(Consumer Products Safety Commission)財力不足,人力匱乏,機構不健全,工作方式嚴重依賴企業的自律,難以應對進口產品的沖擊。
    盡管國內和進口產品大增,這個機構的預算和人員卻在減少。2008年擬定劃撥給它的資金僅為6300萬美元,全職員工只有400名,規模不及1978年時的一半。在美國各大口岸只有15個經過訓練的檢察員面對年進口數以億計的玩具——其中3/4來自中國。而其他不到100個檢察員則要負責巡查全美其他地方,把關商店里在CPSC管轄范圍內15,000種產品。
    CPSC執法權力非常小,因此它非常依賴企業的自覺配合。根據法律,他們必須在發現有問題24小時內報告他們對質量安全的疑問,通常這會導致工廠自發的召回。CPSC對于沒有即時匯報問題的,可以處以罰款。但是罰款上限只是區區183萬美元,而很多大的玩具商一天營業額就有上百萬美元。
    13個月以來,CPSC主席職位一直空缺,直到今年3月,布什提名了一位商業團體的游說家,卻因為他的身份和對安全問題有敵意的名聲,布什收回提名,并未及時補充這個職位,以至于參議員Mark Pryor指責他將這個國家的貨架置于“未加檢查的風險”中。
    在美國國會,加大CPSC權力并進行改革的呼聲高漲,美國公共利益研究集團(Public Interest Research Group)負責人Mierzwinski意味深長地提問:“為什么總統不提名一個消費安全的熱心家呢?”
美質檢高官:
將中國產品安全問題擴大化是“愚蠢”的行為
    美國消費品安全委員會執行主席南希·諾德29日表示,將中國部分產品的安全問題激化為貿易摩擦將是一種“愚蠢”的行為,產品安全問題只是安全領域的問題,不應該被擴大化。
    諾德當天對新聞界發表談話說,現在許多媒體將關注點集中在中國玩具鉛超標問題上。消費品安全委員會注意到,部分中國產品不合格與美方的設計變動有關。該委員會正在就此問題進行調查。
    諾德認為,自發生一系列中國玩具被召回事件后,消費品安全委員會和中方質檢部門展開了對話和合作,美方還將派遣檢驗人員前往中國進行產品安全宣傳。美中兩國擬于9月初在華盛頓舉行第二屆消費品安全峰會,就如何進一步展開合作進行磋商。
    當被問及對中國產品質量的看法時,諾德表示,她本人經常使用中國產品,她仍對中國產品質量“充滿信心”。她還說,盡管有部分中國產品最近因安全質量問題被召回,但美國消費者仍然喜歡中國產品。
    美國消費品安全委員會成立于1972年,除食品、藥物、煙草、汽車等少數產品外,美國絕大多數消費品的質量安全都由該委員會進行監管。

(免責聲明:文章來源于互聯網,純屬學習與公益需求,版權及觀點歸屬原作者。在傳播過程中難免出現信息來源不明的文章,如果涉及到版權要求,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尊重您的知識版權,并按要求刪除處理。)

相關文章
管理文庫內頁banner1  供應商管理
管理文庫內頁banner2  課程開發
管理文庫內頁banner3   精益生產
  • 海量精品課程為你準備
  • 培訓機構:優秀培訓機構
  • 免費課程:優秀公益課程
  • 內訓課程:針對個性課程
  • 專業服務幫你選課程
  • 培訓機構:優秀培訓機構
  • 免費課程:優秀公益課程
  • 內訓課程:針對個性課程
  • 全網最優性價比課程
  • 培訓機構:優秀培訓機構
  • 免費課程:優秀公益課程
  • 內訓課程:針對個性課程

Copyright?2000-2006 www.lygqdt.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華夏管理培訓網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北京 · 深圳 · 青島 · 沈陽 · 成都 ·武漢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粵ICP備05056500號

3d100% 绝杀一码的方法